中央人民政府   全国人大   全国政协   最高法    最高检   公安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今天是:
首页 时政聚焦 社会新闻 法制报道 反腐倡廉 财经金融 民众之声 房产动态 体坛内外 人物专访 人民时评
公检法司 经济与法 社会公益 食品健康 聚焦三农 名企风采 文化娱乐 环境热点 科技教育 旅游资讯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基层之声 >> 陕西宝鸡杨岁全---“流浪”的英雄(二) >> 阅读

陕西宝鸡杨岁全---“流浪”的英雄(二)

2020-08-18 13:58:27 来源:人民在线 浏览:6908

接转:陕西宝鸡杨岁全---“流浪”的英雄(一)

五、胆大妄为 糊弄中央调查组

伤病养好之后,我信访的脚步一直没有停歇。也许是我的“义举”引起了中央有关部门的关注,2012年8月20日,由国务院办公厅组织信访督查组一行五人,由国家信访局副局长带队,协同中央JW办公厅副团级军官张某等人,直接到宝鸡市来督办我久拖不办的信访案件。我喜出望外,按照规定时间,当天下午2:30早早在宝鸡市信访局等待见面,直到下午3点,得知督查组被安排在宝鸡二炮招待所,当我急匆匆赶到招待所门口后,却被多名警察阻拦、控制,并被强制带到警车上,拉到宝桥桥城派出所监管,后又被拉到陕甘交界处的深山处--懈家滩村支书家中,再次控制起来。直到22日下午5点,中央督查组领导离开宝鸡后,才将我带回市区。

宝鸡市相关部门也太胆大妄为,竟敢糊弄中央督查组,说什么我的问题已经解决到位,只因无法联系到我本人,就不能当面约谈了等等。这些虚假的汇报,直接导致国家信访局和中央JW办公厅不再受理我的案件,他们均认为:杨岁全的问题已经“真的”解决到位、落实到位了。

这些年来,我依法逐级信访,但从未挣脱过渭滨区公安局的“手心”,面对我多次惨遭暴力殴打、敲诈勒索,他们报警不出警、报案不立案;但对我合情、合理、合法的逐级信访问题,不予协调解决,非法拘留七次。

从此以后,我的厄运再一次变本加厉的“上演”了……

六、遭办事处人员多次殴打 全国四处“流浪”

2013年3月9日,我被渭滨区桥南街道办事处书记赵某某骗到公园路万利宾馆216房间,并将我交给该处维稳办,进行非法拘禁。当晚6点,桥南街办干部韩某某对我肆意殴打在地、并用脚踩踏在我的脸上,私下向我开口要5万元,企图敲诈勒索。

我虽然不是一名勇士,但我是一名曾经浴血奋战的战士,士可杀!不可辱!面对一位曾经为国家出生入死的人民功臣,韩某某的恶行难道就不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吗?!

当晚9点,韩某某离开宾馆后,我多次报警,石坝河派出所始终未予出警; 后来我又向渭滨区公安局局长刘某某报警,他在电话中说:非法拘禁是政府干的事,我们公安局没有参与,我向他求救,他说可以向办事处赵书记打电话,要他们不要再打我……

10日早晨6点,韩某某来到216房间,再次对我殴打,并说: “你还敢报警?看有没有警察敢管我?刘局是我哥们……”在万利宾馆拘禁的10天里,韩某某多次对我施暴、殴打、索要钱财,直到18日中午离开;此间,我多次给刘局长打电话报警,电话另一端永远是“忙音”……

2017年10月18日,时逢“十J大”召开当日,又在万利宾馆212房间,韩某某带领社会闲散人员等三人对我一阵殴打,并威胁我说:2013年我未给其兑现5万元,现在必须给他50万元。

在随后的几年里,为了生存,我从2014年5月份开始,先后在北京、河北保定、石家庄、山西太原、湖北武汉、湖南长沙、邵阳、广西南宁、广州等地,四处“流浪”,靠乞讨为生,从2014年8月20日我被接回宝鸡后拘留10天,从这一天开始,渭滨公安对我更加严厉迫害……

2016年10月25日,我陪朋友去北京中华世纪坛旅游,被北京警方扣押,后联系到宝鸡驻京办后,接回宝鸡又被拘留10天;2017年2月25日,我在北京南站附近与几个朋友吃饭时,被右安门派出所查扣,带回宝鸡再次被拘留10天。

这些年,我先后被带到宝鸡公园路万利宾馆、凌云宾馆、北京大兴区黄村、北京市房山区、海淀区竹园村酒店、山西平遥、河北保定、河南洛阳、西安莲湖区、陕西汉中、甘肃成县等地被拘禁,短则10天,长则3个月,每次都惨遭非人迫害。

而最惨的是2018年12月10日,他们将我从北京接回后,在宝鸡渭滨区党校拘禁长达五个月之久,过着暗无天日的非人待遇。

七、五个月监禁 非人生活

2018年12月10日早5点,一个隆冬的清晨,外面,天空黑蒙蒙的,我正在北京房山区某民房里休息,宝鸡渭滨区一名刑警孙某某及石坝河派出所指导员等三人,将我押回宝鸡。

晚上9点,他们先把我送到石坝河派出所,让我脱掉衣服,搜出身上所有东西,暂扣了两部手机、苹果牌平板电脑(至今未归还)、包括皮带、鞋带等,并给我上了背铐,像犯人一样对待,两名特警荷枪实弹,押解着我。随后又把我送到晁峪派出所,在零下十几度的审讯室内,让我彻底交代近二十年来的信访问题,在此期间,我的双手、双脚被整整铐了100多个小时,在没有暖气、零下十几度的审讯室内,一次次对我“讯问不休”。

陕西宝鸡杨岁全---“流浪”的英雄

随后又把我带到宝鸡市凌云宾馆105室,提前给我准备了“审讯椅”,并把我的双手、双脚铐在其上,直到一周后的16日早晨,他们又安排公、检、法、司各部门的领导,对我进行“转化教育”,这样一直折腾到月底30号。

2019年元月初,又把我秘密转移到渭滨区党校内,让辖区内8个派出所对我轮流看管,时长五个月之久。

在此五个月期间,渭滨区公安局领导马某某对我照顾得“十分周到”,每周都来“看望”我1--2次,并将我带出监控区,威胁我说:“这些年你敲诈勒索政府多少钱?这次对你调查清楚,判你十年、八年;后经我们调查,你确实没有拿政府一分钱;并问我打算上访诉求如何解决?我说依法解决(我的案子已在渭滨区法院立案),他生气的说,你要撤诉,不要告了,此后多次威胁我撤诉……

当我被关押到2019年4月初,马某某找来我的代理律师,让律师对我说:“一口价10万元,你也别闹了”; 23日,马某某又强行让我写声明书,说案子不能委托律师或第三人代理,试问,你作为公安局领导,知法犯法、干预司法审判,用意何在?

想一想自己十几年来的遭遇、殴打、乞讨、流浪、 拘禁,这是一位老山英雄该受到的“待遇”吗?区区十万元,就想收买我的灵魂吗?没门!

2019年5月5日,他们又给我弄了个所谓的“取保候审”,将我“释放”,并要求我每天在家好好待着,不许乱跑,天天有人上门给我拍照、取证。

6月初,在我的案子等待审理期间,马某某给我说:“你马上撤诉,如果你撤诉了,我给你联系省厅相关厅长,不能说你信访诉求,只说实际生活困难,给你多要些钱……”我肯定不会答应,一定要将官司打到底!

八、紧握法律利剑 声讨公平与正义

依法治国,朗朗乾坤。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我毅然拿起法律武器,于2018年4月11日将原陕西省开关总厂(现为西电陕西陕开电器集团有限公司)告上了法庭。

我的诉讼请求是:

一、依法判决被告与我本人“违法解除劳动关系”的行为无效。

二、依法判令被告按照上一年度陕西省社会平均工资标准予以赔偿。

三、依法判令被告续缴我被迫失业至今的社会保险。

四、依法判令我数年来信访的经济损失。

五、依法判令被告因未给本人办理医疗保险造成右眼失明的严重后果,予以赔偿。

六、依法判令陕西开关厂工会ZX姚某对我恶意报复、殴打致伤、致残的刑事责任及经济赔偿。

法院认为:

一、关于杨岁全夫妻下岗待遇问题。根据陕西省委、省政府《关于认真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切实做好国有企业下岗职工基本生活保障和再就业工作的通知〉的实施意见》(陕发[1998]5号)文件规定:为保证职工家庭的基本生活,夫妻在同一企业的不得安排双方同时下岗;对复转军人三年内不要安排下岗;对残疾人(本人是因战六级伤残军人)不能安排下岗;而陕西开关厂却以轮岗为名将二人于2000年10月同时下岗,后来一直未安排工作岗位,陕西开关厂的做法违法、违规。

二、关于杨岁全夫妇在2006年陕西开关厂破产清算中解除劳动关系协议书签名的真伪问题,通过鉴定,杨岁全妻子苟某某的签名不是本人所写;而杨岁全的签名因陕西开关厂不能提交字迹对比鉴材,推定不是杨岁全本人所书写。

三、关于杨岁全的医疗保险及养老保险的交纳问题。属于行政管理的范畴。带有社会管理性质,不是单一的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的社保争议。依据法律规定,社会保障统筹中包括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的交纳,人民法院受理此类案件的范围是有法律规定的,即未办理社会保险且无法补办,而导致无法享受社会保险待遇的赔偿纠纷,人民法院才予以受理,本案杨岁全起诉要求被告支付养老保险损失、医疗保险损失,不符合上述法律规定的要求,本院不予支持,应当驳回杨岁全的起诉。

四、关于被告单位工会Z X姚某殴打原告杨岁全赔偿问题。有原告杨岁全向本院提交2009年11月18日的住院病历等证据,主张的事实成立、论据充分可信,姚某殴打并致伤原告属于人身损害赔偿的范畴,首先由姚某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其次若姚某伤害行为致原告伤情构成轻伤或重伤,应当由公安机关追究其刑事责任,均不属于劳动争议案件的审理范畴,原告应当准备证据,另案提起民事诉讼或者刑事诉讼。

五、关于原告杨岁全上访十余年差旅费请求问题。按照《信访条例》等相关规定,本院酌情处理。

面对法院的认定,面对事实真相,我要陈述的是: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的指示,基层法院要积极参与和化解社会矛盾,但渭滨区法院不但不能积极化解我的多项社会矛盾,还将我劳动争议案予以拆分,又将社保部分推向了社会,成为了我再次上访的理由。

对一审判决,我不服,于2019年1月7日,上诉到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结果:发回重审。

2020年7月28日,渭滨区法院重审开庭,7月30日,他们又将我的一审判决书“照抄一遍”、“丝毫未动”,其重审结果--“涛声依旧”。

我不服,再次于2020年8月11日提起了上诉……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作为一名曾经的共和国军人、知法守法的国家公民,我坚信:在依法治国的伟大号召下,在全社会的共同关注下,在舆论的严正监督下,希望各级领导能够真正的关注、过问、调查、落实我的问题,让我看到希望的曙光;否则,我将在维权的道路上义无反顾、勇往直前、一直走下去,最终,使自己的问题彻底得到解决!(杨岁全 18992760526)

  (声明:本网发布的“群众来信”所涉及的单位、部门或个人,只代表来信者个人意见,并不代表本网任何观点,是否属实,希望相关部门积极调查核实,并将结果及时反馈我们。)

 

相关文章
2019-10-29 11:06:38
2019-07-15 10:50:37
2020-03-11 10:25:11
2018-10-22 11:43:46
2019-07-01 10:55:57
2019-07-23 10:45:15
2019-12-06 11:51:21
2019-06-24 09:49:47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8-2018 www.peopce.com 人民在线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zhonghuacm@163.com   京ICP备10218646号
人民在线网版权所有,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