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   全国人大   全国政协   最高法    最高检   公安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今天是:
首页 时政聚焦 社会新闻 法制报道 反腐倡廉 财经金融 民众之声 房产动态 体坛内外 人物专访 人民时评
公检法司 经济与法 社会公益 食品健康 聚焦三农 名企风采 文化娱乐 环境热点 科技教育 旅游资讯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娱乐 >> 郎朗脱口秀 详解《哥德堡变奏曲》 >> 阅读

郎朗脱口秀 详解《哥德堡变奏曲》

2020-08-15 10:11:09 来源:北京青年报 浏览:5

  8月14日晚,一曲“难度王”《哥德堡变奏曲》,在深圳坪山大剧院见证了“王者归来”,5个多月没有开音乐会的郎朗,在这里开启了中国巡演的帷幕。从威斯巴登到深圳坪山,他用30个变奏诠释了何为技术的奇迹、专注的天才。

  8月13日凌晨,郎朗抵达深圳,短暂休整后,便在“郎朗音乐世界”接受了北京青年报文化视频直播栏目《后台》的独家专访,“郎氏脱口秀”显示出的高情商,让小小的音乐厅内传出一片掌声。

  夙愿

  “这首曲子我早就想弹,

  但一直没准备好,不敢拿出来”

  神一样存在的《哥德堡变奏曲》,被认为是钢琴家的转折点,郎朗选择在38岁时挑战它,是需要转折还是准备好了?

  郎朗称,因为疫情的原因已经有5个月没举行音乐会了,手特别痒,已经按捺不住了。“这首曲子早就想弹,而且很小就会弹,但是一直没准备好,不敢拿出来,疫情让我终于有时间和精力将它准备好。单从演奏技术上来说,这首曲子不是那么难,难在对它的理解上,毕竟这是一个巴洛克时期的巨型作品,整部演奏完需要90分钟。”

  至于如何理解“巴洛克”音乐,最近三年,郎朗真正沉下心来学习,还专门请教了全世界顶级的演奏巴洛克时期古钢琴的大师,在德国科隆进行了很长时间的训练,“现在我将这部作品的曲式、模式,包括里面的所有变化音程都搞清楚了,就会很有自信。”

  不止于弹,还要有说服力。“这首曲子不像很多肖邦、李斯特或者舒曼的作品,跟着感觉弹就OK了,浪漫派作品很多还是情感的第一反应。但这部作品却不是,要靠后劲,甚至要在钢琴上去创造那个时代没有的音色。所以,没弄明白之前千万别弹,否则弹了也很没面子。”

  体悟

  “我理解的传统不是中规中矩,

  是要把自己的个性弹进去”

  郎朗在他的音乐愿望清单中曾经提到,自己最喜欢的咏叹调就在这首《哥德堡变奏曲》里,10岁时候他就看到了钢琴大师古尔德演奏的录像。“他边弹边唱,弹出了很多不可思议的声部以及不可思议的连音断音,还经常是弹反的,有时候甚至把你看到的东西给反过来。你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来接受这种处理,会觉得有一点怪,但又很刺激,面对那种处理,我会觉得:诶?巴赫还能这么弹!其实我也想这么弹。因为太中规中矩的版本,会对曲子产生一种倦意。就像我原来听一些著名的曲子,常常会想:我可不弹。因为听了太多不好的演奏,有人说是曲子太俗了。其实,不是曲子俗,是弹曲的人俗,曲子本身是伟大的。”

  “我比较重传统,但是我理解的传统不是中规中矩,是要把自己的个性弹进去。你不能在还没有把传统弄清楚的情况下,就开始把自己的特点往里放,这样很容易混乱情感和风格。所以,我认为的传统是你必须要找最好、最传统的老师去学最纯的知识,学完以后却要稍微变化。就如同古尔德的巴赫虽然怪,但他完全是把巴赫的精髓弄得滚瓜烂熟,然后再放进古尔德。否则就会离目标越来越远,越弹越乱。”郎朗说。

  这首《哥德堡变奏曲》原本是巴赫的学生哥德堡为给俄国使臣助眠所弹奏的。郎朗说,他自己试过很多次,想看看听着这首曲子能不能睡着,“你先是会美美地睡着,然后突然‘砰’一下,你惊醒后一会儿又睡着了,然后睡梦中产生很多幻觉,突然又一下被惊醒……所以,我觉得这个觉即使睡也是特别高级的,会做很多的小梦。这也是我人生中弹得最深刻的作品。”

  录音

  “录制地是巴赫墓地所在地教堂

  他竟然就‘在’我旁边”

  9月4日,《哥德堡变奏曲》唱片将在全球发行,曲子的原版CD和黑胶,郎朗都已经拿到并珍藏在家中。他透露,唱片的录制地就是巴赫墓地所在地的教堂。“巴赫的一生就没有去过特别远的地方,从38岁一直到最后的时光,都是在那里度过的。我和巴赫研究所的所长聊了很长、很长、很长的时间,就是为了来‘熏’那个味儿。所以那天我在圣托马斯教堂弹的时候,我感觉到我离巴赫非常近。那个地方的音响还保持和原来一样,虽然有一些装修,但声音几乎还是原样。演奏刚开始时,旁边的巴赫墓我根本不敢看,怕看多了弹错。直到最后那段,我终于看了一下,当时我就哭了,那种感觉说不出来——他竟然就‘在’我旁边。”

  今年3月,郎朗在吉娜的家乡德国威斯巴登首演了《哥德堡变奏曲》,之后的5个月中,他一直在练习新曲子。“我最近又在重新研究贝多芬,本来在柏林有几场贝多芬音乐会,因为疫情也去不了了。正好可以趁机再学习,再接受一下贝多芬的情感熏陶。没事儿就练练肖邦的《玛祖卡》,我一直想录这首,肖邦的作品大家都很熟,但《玛祖卡》还是不太一样,特别民族,很有意思。可能也是因为年龄的增长,总想弹点儿好玩儿的东西试一试。”

  问答

  关于在综艺上秀恩爱:我可没秀恩爱,是自然流露,不是刻意地秀,从来没有。

  关于胖:应该是拍摄角度的问题,我的脖子可能有点儿粗,练琴练的。很多人见到我真人时都会说,你也不胖啊!

  关于婚礼上和吉娜的四手联弹:未来应该会在舞台上看到。另外,哥德堡作为巴赫非常喜欢的学生,是以技术著称的,我自己也正准备录一首他的作品。(本组文/本报记者 郭佳 特约记者/伦兵 实习生/佳依达尔 摄影/本报记者 王晓溪 统筹/满羿)

相关文章
2020-01-09 16:23:17
2018-02-11 13:30:11
2019-05-13 10:19:00
2017-10-10 16:12:02
2017-09-25 08:30:36
2018-04-08 10:57:17
2019-02-18 11:40:50
2017-09-03 16:13:33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8-2018 www.peopce.com 人民在线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zhonghuacm@163.com   京ICP备10218646号
人民在线网版权所有,侵权必究!